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擅自支配“保管钱” 房款变成“赞助款” ——准弟媳“蒙”怒歌唱家一审获刑十年

                               擅自支配“保管钱”   房款变成“赞助款”

                                  准弟媳“蒙”怒歌唱家一审获刑十年

                                                                 ——   民主与法制时报2003114

                                                 

口本报特稿/记者胡峥 印嘉珍

      20年前,作为上海歌剧院的“台柱”,女歌唱家王作欣享有相当的知名度。长时间的留美生涯使其逐渐被观众所淡忘。为了留住人们的记亿,20026月,留美获得第一位声乐博士称号的王作欣踌躇满志地在沪举办了一场个人演唱会,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在鲜花和掌声过后,王作欣的家庭内部却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曾同王亲如姐妹、形影不离的“准弟媳”夏淑静出于不可理喻的虚荣心,在诸多问题上一次次地欺骗了王作欣,使王在亲情和金钱的天平上无法把持,痛苦不已。20026月底,王、夏两人同游海南回来,两星期后,王作欣以无以言状的复杂心情将夏淑静告进了警方。据知情人透露,王作欣报案的前几天的一个晚上,两人抱头痛哭了一场——

      夏淑静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王作欣的事呢?王作欣又为何要下如此狠手将夏淑静告人警局?让我们一同走入案中作一番探究吧。

        未开结婚证只为赴美签证方便

      本案的被告人夏淑静19751月出生在四川省遂宁市,自1981年起,先后在四川西昌小学和西昌中学就读,以后随父母来到上海居住,并考大了上海大学国际商学院国际经济系。1996年起先后在多家外资公司工作,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20013月,经人介绍,夏淑静结识了王作欣的弟弟王作均,两人很快便确定了恋爱关系,涉人爱河的两位年轻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急风暴雨式的“阴霾”在等待着他们。

       王作均曾任浙江美院老师,随姐姐王作欣移居美国后,便以一个自由职业者的身份画画为生。在夏淑静的眼里,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青年,而男朋友的姐姐王作欣却是一个不同凡响的社会名人,据相关资料介绍,王作欣在18岁时,就成了上海歌剧院最年轻的主要演员,在《白毛女》《洪湖赤卫队》《美丽的海伦》等十几部中外歌剧中担任主角。在演歌剧的同时,她还举办各种音乐会,多次作为电台、电视台的嘉宾参加大型演出,为十几部电影、电视剧配唱主题歌,如《咱们的牛百岁》《秋海棠》等,获得青年歌剧演员优秀奖,青年歌唱演员奖。由于她的杰出表现,王作欣被推选为上海青年艺术十佳人物,被选为中国青年艺术家第一批前往日本访问演出。1986年,尽管她的演艺事业处于巅峰,但因渴望在艺术上能有一个新的超越,她毅然赴美国留学,成绩卓越。这其间,她在旧金山地区成为最早举办独唱音乐会的大陆华人音乐家之一,获得了大都会歌剧院比赛地区奖,青年歌唱家比赛奖,Mu Phy Epsilon音乐奖,并获声乐博士学位。

      从小向往演艺圈生活并且极有社交天赋的夏淑静自“攀”上王家后,以其特有的亲和力赢得了王家姐弟俩对其的好感。她与王作均的感情也迅速升温,结识不到半年,两人就有了结婚的打算。20019月,夏淑静和王作均在某酒店举行了隆重的订婚仪式,王作欣作为王家的代表主持了仪式,双方亲友对此已予认同。证婚仪式后的第二天,王作欣亲自陪同小两口到照相馆拍了结婚婚纱照。自此,夏淑静和王作均就以夫妻形式同居于上海宋园路某小区,夏家的父母也依上海的习俗送了近4万元的嫁妆。

至于为什么当初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主要的考虑是为了今后夏淑静赴美签证的方便,所以他们才打算到美国后再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应该说夏淑静已融大了王家的生活,并成了王作欣事实上的弟媳妇了。

            亲如姐妹两人形影不离 

       出于对王作欣从艺生涯的崇拜,希冀自己从此也能踏人艺术圈,夏淑静自觉不自觉地充当起王作欣在国内的经纪人的角色,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夏淑静喜欢在大众面前抛头露面的虚荣心。王作欣也对自己“准弟媳”的聪明伶俐甚是满意,由于王作欣在国内已无其他直系亲属,因此王对夏宠爱有加并对其充分信任,将家庭内大量的相关事务交给夏淑静办理,并且在经济上已经不分彼此。举例说,2001年,王作欣在上海曾购买了几处房产,一处是预订的上海“明园”商品房两套,一处是上海“步高苑”商品房一套。200234日,王作欣及其丈夫以委托书的形式,经上海市公证处公证,正式授权夏淑静作为他们的代理人。王作欣在委托书中写道,因我们居住在外地,不便经常来沪,现为出售“步高苑”的房地产事宜,特委托夏淑静为我们的代理人。该委托书明白无误地表明,夏淑静有权签署房屋买卖合同,办理房屋交接手续,支付国家规定的正当费用。

      在授权委托买卖房屋的同时,王作欣夫妇还口头委托夏淑静进行相关项目的投资考察。王作欣的丈夫林占峰从美国给夏淑静发来传真,主要是希望夏在中国内地寻找烂尾楼工程,转由他们来融资接盘,为此,夏淑静专门在北京和上海为他们找了几个项目,还专门聘请了律师,进行了项目调查,并做了可行性报告,律师将相关的论证方案传真给在美国的王作欣丈夫,得到了他们的首肯,为此,夏淑静代他们支付律师费约8万元人民币。 

应该说,王作欣夫妇对夏淑静给予了充分的信任,据知情人透露,王作欣和夏淑静两人的存折互相之间都交替使用,开始时,两人并无任何隔阂。

              赞助款未到位酿下祸害 

就在夏淑静为王作欣在上海的具体事务操持位碌的当口,一单更大的“业务”揽到了夏淑静的身上,王作欣在沪准备举办个人演唱会,而相关的一部分会务自然交给了夏淑静办理,为此王作欣特别聘请夏为演唱会的统筹,还为夏介绍了自己许多商界的朋友,嘱其去拉些赞助。夏淑静为了在王作欣面前显露能耐,不甘示弱,表示自己过去在大公司工作过,有一定的社会关系,也能够拉到一部分赞助。不料,事与愿违,出师不利,由于种种原因,赞助款并无到位,眼看演出会开演的日子越来越临近,虚荣心极强的夏淑静碍于面子,不愿意将赞助款落空的实情告诉王作欣,而是动起了歪脑筋,而正是这,为其以后的牢狱之灾埋了了祸根。

  夏淑静所动的歪脑筋就是动用王作欣委托其出售的两处房产款。20021月,夏淑静以王作欣的名义将王预订的“明园”商品房两套退借给了上海明园公司,明园公司根据上海夏的要求,于129日将退房款共计人民币45万余元划人夏开设的帐户内。随后,夏淑静取出上述帐户内的款项,以演唱会赞助费的名义划人王作欣帐户或给付现金共计人民币27万元。另据了解,夏淑静于20024月,通过中介公司,将王步高苑的一套房子以210万的价格挂牌,后来因为市场因素改为190万成交。中介公司将房款扣除相关费用后的人民币147余万划人夏开设的帐户内。这一大部分房款应视为王委托夏代为保管的费用,却在以后的日子里被夏淑静擅作主张挪作他用了。

夏淑静"统筹"王作欣个人演唱会的部分费用说是拉来的赞助款,实际是王作欣自己被卖掉的房款,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王作欣气愤不已,她断然没有想到,自己充分信赖并委以重任的“准弟媳”怎么会虚荣到如此地步,编一个个故事来欺骗自己,更让王作欣无法忍受的是,夏淑静瞒着自己,将她委托夏淑静保管的存折中的美金和一部分卖房款共计162万余元人民币偷偷借给了上海某经济发展研究院,而该院负责人王某,风度翱翱且与夏淑静的关系非同一般。在王作欣向夏淑静追讨这部分钱款的过程中,夏淑静始终没有说出实情,只是一再表示钱在帐上,没有问题,过几天就可以还上。而在夏淑静向王某要回借款时,却遇到了困难,最终使搪塞无法圆满。

       眼看一大笔钱没了下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王作欣于200 2713日向上海警方报了案,指称夏淑静骗取了她的大笔钱款。715日警方以涉嫌合同诈骗将夏淑静刑事拘留,821月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批准以涉嫌诈骗罪被逮捕。在警方的努力下,夏淑静出借的162万余元借款被追回。

                         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夏淑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86万余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之规定,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鉴于本案大部分赃款已被追回,可酌情对夏从轻处罚。据此法院认定夏淑静构成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被告人当即表示不服,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9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本报记者旁听了二审的全过程。庭审中被告辩护人强调,被告人和被害人不仅仅是很好的朋友,被害人的弟弟与被告人正在恋爱,并以夫妻名义同居。被告人与被害人互相之间彼此信任,两人的存折互相之间交替使用,因此根本不存在被告人骗取被害人存折的事实。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将部分房款占为己有,实际情况是被告人为王作欣的演唱会支付了大剧院的场地费、用餐费、聘请广播交响乐团费用、劳务人员费用及律师费合计共有36万余元。至于162万余元,是因为他人向被告人借钱,被告人在没有征得王作欣同意的情况下出借,由于某种原因他人没有及时归还,为了要回借款,被告人涂改了自己的存折,虚增了钱款数目以向经发院证明,她有款项可借予经发院。实事求是地分析,被告人的这种行为,客观上欺骗了王作欣,但主观上没有占有的故意。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为了帮被害人开好演唱会,也为了在被害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很有社会活动能力,没有及时将被害人的房款存入被害人的存折,而是以赞助费的名义给被害人和支付演唱会等的费用,这是一种欺骗,同时也伤害了被害人。但从案子的整体情况来看,被告人和被害人当时关系密切,互相间又很信任,被告人擅自提走被害人存款,只是为了借给他人,而并没有占有的故意,且被害人没有最终的实际损失,因此,指控被告人犯诈骗罪是不能成立的。

       记者注意到,二审公诉人对房款变成“赞助款”一节而认定“诈骗”也表示出了“证据不足”的意见,对162万的“擅自出借”一节,公诉人认为不应定性“诈骗”,而应以“非法侵占”定性为妥。

      合议庭表示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的前提下,综合各种证据材料,择日作出终审判决。

注:本案是自己代理的一个案件,一审被告人被判十年,二审发回重审。再次一审,公诉变自诉,诈骗变侵占,白告人被判三年,上诉审维持原判。

分享到:

上一篇:“仁”是什么

下一篇: 法律在抚慰没有妈妈的孩子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