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王宝强离婚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娱乐事件

                        王宝强离婚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娱乐事件
                                     程东明
    摘要
    法律在恢复婚姻正义上如此无力,原因显然是现实中的出轨层出不穷,全部让ta净身出户或真可会引发社会动乱。
  文章原标题:《试试双轨制婚姻法?——王宝强的婚姻悖论及试解答》
  一、两种婚姻一个法的悖论
  当今,很难找到一个比婚姻更与每个人习习相关、直接影响他的价值观、具有强制约束力而又更加含糊的词,它几乎成了一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新型的婚姻出现了,这背后有一万种原因,人们无可奈何,可以不说,但它出现、合法,使婚姻概念产生了质的变化,改变了立法,降低了标准,从而极大冲击了传统婚姻。问题在,传统婚姻观是多数人仍想固守的,也有利于社会风气的纯正,人民的幸福,甚至国家的长治久安。在这个大变革的时代,传统具有强大的稳定社会、凝聚人心的力量,它却在婚姻这最基础、与人人都有密切关系的单元上,被轻易突破了。你讲什么理论,高谈,老百姓完全不懂也不可能感兴趣,婚姻稳定与否却直接影响他们的心态和行为。这几天我注意到一个现象,怎么某地推行丧葬“改革”都有新儒家的风云人物在网上写“举报信”,这样一件活人的事反而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相反许多知道分子摆出清高,前天央视有个体育解说员,不满于王案枪了奥运头条,斥责这是一个“娱乐事件”——然而剥去喧闹表象,它真是一个娱乐事件吗?
  《大家》公众号上有一篇文章,《王宝强不是太相信爱情,而是太相信婚姻制度》。总的说来,这篇文标题比正文好,因为他至少在标题中提到到了一个深层次的问题。《文化纵横》公众号上也有一篇《我们为什么要结婚——王宝强事件看当代中国婚姻的价值缺位》,此文锐利一点,谈到了问题本身,然亦未放马前行犁庭扫穴。后文批评了最高法“婚姻法”的“司法解释三”仅从便利离婚诉讼中法官们的捉刀一割的角度来解释婚姻,把婚姻变成了一个操作,变成了法官的办案手册,“丧失了任何理念”。文中先指出此解释的出台背景是现行婚姻法不足以应付当下的婚姻案现状,许多情况都没有规定,法官们往往无所适从。接着说解释三“更多是为了法庭办案的简便快捷而颁布的,而它的结果,却将会使成千上万家庭陷入长久的惶恐与矛盾当中。婚姻生活越来越变成冷冰冰的契约,家庭将不再有任何美好和高中的价值可言”。文中举例说,“如第6条规定,‘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孳息或增值收益应认定为一方的个人财产’,就会打破夫妻之间必然会有的分工合作关系,使双方……”,下句我把它换掉,换成更直接的话,那就是还在婚姻期间,就已经在各算各的帐了,这个条款的作用就不是推动婚姻双方的密切,而是推动了它的分离。文中另举了一例,被法律认可的夫妻间签订的“空床费协议”,我非常惭愧,也脑洞大开。它说的是什么呢?一方夜不归宿,依此协议,另一方得向不归者收取一定的金钱。据称,这就给“收害者”一方提供了一定的“经济补偿”。我看不出这与嫖娼费用有任何实质区别——不是说具体的行为,是这个收费的逻辑。在嫖娼的情形下,是甲向乙支付一定费用换取ta与自己发生某行为,在这个协议的情形下,推论也必是甲与一个不可见的乙发生了同一种行为,不过付费的对象换成了丙而已,换取的是ta不要追究,难道不是吗?或称,不归宿不一定就是与不可见者产生了“行为”,那么好笑就出来了,这“空床费”是干什么的??难道一方在外加班加点赚钱养家回家来还要付费给对方请求原谅?!这个协议的预设就是对方去“某行为”,但同时又想“保护”这个婚姻,因此也保护了这个“行为”,让它合法化。并且,夫妻之间的谅解是需要付费的吗?这本身就是一个婊子逻辑。但是该文说,司法解释三的起草者赞赏这一协议的“补偿”作用。
  但如果因此就把矛头对准这个司法解释,就如同斥责王宝强案是一场低俗一样的肤浅。毛病并不出在这个解释,而在社会发展一日千里个人权利日日“觉醒”婚姻纠纷高涨的现实生活,在这个沸腾不已的现实中,有安于婚姻的普通百姓,也有无穷多的夜不归宿和心机婊,问题还在于,另一方还并不一定因为ta的夜不归宿,甚至是公然带着另一个回家了,而愿意跟ta离了。既要名义上承认家庭、保护家庭,又要照顾到这一本质上已突破了传统婚姻概念的婚姻现状,当法官面对无穷出奇的诉讼而无所适从时,你能让最高法怎么解释?它就只能拿出这么一本“操作手册”,虽然一戳就破,总算有“章”可循。
  问题不在“解释”,而在现实,不在婚姻法或解释的矛盾,而在于现在我们笼统所称的那个“婚姻”概念本身就有矛盾。问题不在于解释世界,马克思在这一方面永远是对的。
  放眼中国,明显看到现在有两大类不同的婚姻。一种可称传统婚姻或“亲情婚姻”,夫妻之间默认是白头谐老两位一体的关系,要件是一体,结了没打算离,本质内容是“温情亲情”,青春帮扶,老来作伴,俗语“你的就是我的”,也表类似意思,夫妻间也无所谓特殊要保护的隐私(夫妻间隐私权和经济独立是家庭破裂的两大首要因素);有大男子主义也可能没有,有矛盾时,不是你死我活,都留有余地,如此等等。这样的婚姻,虽在形式和实质两方面也有程度不等的变化,若略其小节求其大体,大概还占大部分。这是多数人婚姻。
  另一类婚姻就不同,最简单的标签可叫少数人的婚姻。大概又可分为数种,一种可称“金丝笼婚姻”(并不完全一定是一方只是有钱,故不称有钱人婚姻),有人描写这种婚姻,引古诗“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可称允帖,这是中国婚姻近二十年中出现的形式最独特、影响最显著的新品种,这类婚姻最主要特征是“交换”;另一种可称“搬搬床婚姻”,其义如名,这种婚姻的双方,在八九十年代严打的时候,是该押到刑场上去的,现在平反了,也被称为婚姻,这类婚姻最主要特征是“随便”。还有一种可称“翘翘板婚姻”,比前两种历史悠久得多,大概五四就出现,也可能更早,如张爱玲之母,一般专属知识分子圈,它是为与传统婚姻作对而专门创造出来的一种婚姻,这类婚姻主要特征是双方较公开地相对“独立”,萨特和波伏娃式的,虽然修到这个程度的远没有几个,在中国也许还没有。但这类婚姻对公众影响不大,人们不羡慕他们,他们也无意影响人们,不是本文重点。这几种婚姻的最大共同点是夫妻并不是一体的,而是两体的,各有相当的隐私或经济独立或两者兼有,也不以白头到老为婚姻的当然目标,但“两体”的表现不同,第一种隐蔽第三种公开第二种无所谓。这原因很容易解说,第三种的双方是以此种相对独立为标榜的,自认为应当境界不凡不合则散,又可表明他们是高一级的人,故公开;第一种完全不同,“居上头”的那一方需要的正好不是独立,而是要依赖自己,这婚姻才好运作,另一方也是以此为保证(口头,可能发誓)才得到前者的豢养的;除少数天赋极异者,他们是天然不能一体的,但他们比任何人都需要表明他们是一体,这种内在矛盾滋生的问题,属于情感的方面我们无法管,属于制度方面的则极大影响到了婚姻立法和传统婚姻。第二种情形,你能要求他们怎样呢?邓小平说白猫黑猫都是猫,他们也有结婚的权利。这种婚姻滋生的问题对大众的影响不比第一种小,不过第一种的影响具有“引领-模仿”的特点,第二种的影响则通过“扩散-同化”机制,像墨点滴进了清水里。给当今中国的婚姻制度带来巨大冲击的这两种婚姻,是本文所论问题的主要原因。
  金丝笼婚姻、搬搬床婚姻之所以出现,就因为社会变化了。
  还有一类婚姻居于上两者之间,可称“待转正婚姻”。它的基础是金丝笼婚姻,建立在交换之上,不同的是,它不是公然的假面舞会,而是至少有一方是想白头谐老的(虽然有时可能面临物理上的困难),即希望由不那么“正当”的婚姻转正到传统婚姻,并且具有一定的现实可行性,这是它与金丝笼婚姻的最要区别。我们立即看到,站在王宝强个人的角度,其婚姻正是这一种。这种婚姻总体上属于第二类,是它一个特殊的、值得鼓励的分支。
  婚姻到备案以后才是法律关系,它原来本是生活。将所有这几种婚姻罗列一遍后,我们清清楚楚看到,这几种婚姻中,配偶之间的关系一定是不同的。固然,他们有共同之处,二人结伙,建立一种固定的关系,可能生儿育女,并且双方“关系”为法律承认和保护,但如今社会,生活的内容远比这些要复杂,问题就出在这复杂之中。如一方夜不归宿了,另一方应如何反应,有什么办法?空床费吗?在对方的手机里翻到其与另一人甚至两人的不堪照片(太多了),又当怎么办?并且,你能翻吗?有的人认为能,有的认为不能,这本身就是争议。配偶之间需不需互相借钱(太多了)?甚至可能还借不到呢(相当多)?这时是跟ta绝交呢(朋友之间可能有此结果),还是晚上仍把床搬到一起?搬一起了是仍算夫妻呢,还是汽车旅馆?这些都决非不是原则性的问题,而以一划之法来处理,绝对有困难,从而引起争议加剧矛盾。原因就在于,虽同顶一顶婚姻的帽子,这几种情况下婚姻双方之间的“关系”本质就是不同的。如上述问题,在传统婚姻中,实不是问题,一瞪眼可解,但在其它几种“婚姻”中,十万言解尧典还完全可能解不开只会更乱或致离婚。婚姻法只有一个,各式婚姻间的“关系”却是不同,如何为断?这实际是个悖论。
  在今天,婚姻,这种与人类文明同龄古老并且是文明基石的社会关系,变得比任何时代都更加复杂和难以辨认。像联邦法官宣布的,两个同性人之间也有婚姻,这只能让人想起戈培尔的话:谁在我面前提文化,我就掏出手枪。幸好本文不打算讨论这个难堪的问题,可以不掏手枪。
  王宝强离婚案引爆之后,焦点就落在背叛方能不能受到处罚,关键是财产分割。网民的意见是净身出户,夸张的甚至到了发出“追杀令”的程度,但据法学学者的解读,按现行婚姻法肯定是平分财产,不管是出轨了一次还是出轨一生。法学学者说,出轨在现行法中不是一个法律概念,得重婚、公然的同居才是,马都不是,纵然绿遍了天涯,无奈其何。企图借此案端正婚姻观念的至少部分网民们把栏杆拍遍,又能如何?
  法律在恢复婚姻正义上如此无力,原因显然是现实中的出轨层出不穷,全部让ta净身出户或真可会引发社会动乱。而有如此之多的出轨,原因就在婚姻的类型早已分化,法却还是一个法,它管不了任何一种类型的婚姻,结果大家就都出了轨。出了轨还能分一半,分一半又反过来鼓励出轨,陷入了婚姻法悖论中的恶性循环。这如同把优等生和劣等生放在同一个教室里出现的后果一模一样,所以中国才有那么多的重点学校,在保证统一的学生身份的前提下,实行通行且公认的双轨制。
  为什么婚姻法上就不能?
  二、双轨制婚姻法?
  先具体分析下“空床费”这一不可思议的洗头房式的协议,再提出建议。
  产生这个冷笑话的要害在于,一方已经夜不归宿了,而另一方并不愿意离婚——这正是不同于传统婚姻的婚姻。这种情形,照我猜想,多半发生金丝笼婚姻中,一方条件很好,另一方并非不能自存,但更愿“忍辱负重”,一方面,权衡利弊宁愿做个乌龟,另一方面又不甘心,另一方面,按现法如提离婚对对方的惩罚也不够严厉,两下折衷,就产生了“空床费协议”。这个协议,保护的其实并非婚姻,而是借婚姻以可持续实现的“自己个人这一方的”收益,并且,确确实实地把婚姻变成了“冷冰冰的契约”。其有心情接受这一份“费”,适足以证明这个婚姻多半是一笔买卖,正常情形下另一方该气死才对。不排除另一情形,该婚双方都有夜不归宿,那也没有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婚姻”了,而只证明他们只是搬搬床,类似于长期稳定的同居关系。
  但关键的问题还不在这一份协议本身,而在于这一份协议所涉及的那一类型的婚姻也属于我们所统称的“婚姻”这一范围,由于要兼顾这一类型的“婚姻”,不得不总体上放宽对婚姻的定义与要求,这导致婚姻中的道德感总体上的下降,而这总体下降,反对来把原本愿意更严肃地对待婚姻的那一部分婚姻的水平也拉下来了。例如“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孳息或增值收益应认定为一方的个人财产”这样推动夫妻分离的条款,它出现了与没有出现,对原本忠诚夫妇的影响,绝对是不一样的。它没有出现时,忠诚夫妇心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继续忠诚两人一体,它出现了之后,却出现了第二选项:也可以是两体,那些意志活泛一点的,就可能变得离心。而这一条款之所以出现,就因为有“协议”婚姻的存在,它与正常婚姻共享一部婚姻法。
  王宝强的离婚案,本身是一个更好的例子。为什么牵动如此之多的关注?因为如此本分的丈夫,整个婚姻期间都被背叛,还被卷跑了全部家产,突破了“道德底线”。这是众多声援中出现最多的一个词。什么道德底线?婚姻道德底线。人人都感到了危机,要“捍卫这一底线”。但实际上,王宝强的婚姻与普通人的婚姻是不一类的,王宝强婚姻的底线被突破了,固然我们感到难过甚至愤怒,但一般声援即可。那被突破的底线并非我们的婚姻底线,本来不是一回事,我们大可不必强为那另一种不同的婚姻出头,去捍卫别人的底线,很可以让他们自己去“协议”。但一轨制的婚姻法却使这另一种婚姻的底线也是我们的婚姻的底线,马蓉如此这般地背叛了王宝强,变成了所有的妻子也可能如此这般地背叛所有的丈夫。这极度阴暗的案例,使人们对婚姻前景普遍感到阴郁,起到强烈的暗示作用,并可能促现潜在的行为,人们焉得不感到普遍的危机?捍卫王宝强就是捍卫我们自己,普遍的危机感才是王宝强离婚案掀起滔天巨浪的最根本的因素。这是70亿阅读量的最大动力,而不仅是同情宝强,更不是娱乐事件!
  分析这个过程,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在一轨制的婚姻法中,一种道德感较不强的婚姻是如何侵蚀了另一种道德感较强的婚姻的基础,进而拉低婚姻的总体水平,使维系社会的家庭基础陷入动荡之中。而从权利角度来说,实际上,是这部分占有较多可婚资源者侵占了另一部分只有较少可婚资源者的婚姻受保护权,前者“突破”了就突破了,ta可以再找一个,后者却可能要因此而再“奋斗”好多年乃至一生不能再婚,从同一部婚姻法的立场看,对前者的“宽容”,就是对后者的掠夺。而前者却是少数,后者永远是多数。
  我想到到一件事。念初三时,上物理课,一个物理觉得较好的同学,每到老师才讲到一半时他就大叫:哦!这样!我明白了,明白了明白了!下课后班长把他打了一顿。班长说:你明白了,我们还没明白!!此后他就不叫,大家也就较多的明白了。这意思明白吗?
    那么试试双轨制的婚姻法?
  这相当于美国给印第安人划出保留地,但保护的是多数人的健康正常的婚姻,而所谓人民的幸福,指的就是这部分人的幸福,社会的稳定,也在这部分人。这是与印第安保留地截然相反的地方,一个是保护少数以显人道,一个是稳定多数而固社会。原则是,确立两套各自独立又可互相对接的婚姻法,两者除了共享共同的基本婚姻价值外,另外各自规定两种不同的“延伸权利义务”,一种紧,一种松。前文已用口语称谓了几种不同的婚姻,这里换成正式称呼,估且把两种婚姻分别称为“传统婚姻”和“协议婚姻”,前面提到还有一种过渡状态婚姻,估称为“协议过渡婚姻”,但它在大类上属于后一种。设置这一小类有特别的社会学的理由,见下讨论。这两部婚姻法分别称为“传统婚姻法”和“协议婚姻法”,总称婚姻法。
  很显然,这两套婚姻法的要点在不同的“延伸权利义务”体系中。
  详情属于立法,这里只谈设想的几个要点:
  一、双轨制婚姻法的目的是保护不同类型的婚姻,使开放者,少数人,或资源较多者有其便,崇奉传统婚姻价值者,普通人,或资源较少者的婚姻也可得到较有力的保护,尽量少受前者影响。
  二、两套法的区别在不同的延伸权利义务关系,及违背者所负责任之不同。协议过渡婚姻的权利义务在两者之间,但大类上属协议婚,即与协议婚共享较多延伸权利义务。它属协议婚姻法的一个子部。
  三、两种婚姻涉及的仅配偶之间的权利义务,双方子女、长辈、其他亲属的权利义务不受影响。
  四、婚姻双方自主选择进入何种婚姻。
  五、婚姻类别可中途变更,原则上,双向皆可。但为提振公序良俗的社会目标,协议婚姻→协议过渡婚姻→传统婚姻的顺向变更受到鼓励,反向变更则程序较严。变更得在每隔一定年限后提出。
  什么叫不同的权利义务?以王宝强离婚案为例:
  一、如果王马婚是传统婚姻,由于此种婚姻是以忠诚、责任的传统家庭价值为标准的,而马全部违背,得净身出户,但要酌情补给生活费;马对王造成的特加侮辱,得赔偿,王自愿放弃除外(这实际是民法原则);马诉王不受理;涉刑责者属刑法管辖,如欺诈罪是否成立?
  二、如果王马婚是协议婚,由于此种婚姻本质就是双方的交换,从理论上即无(传统婚姻意义上的)忠诚、责任可言,当然也不能以此来要求对方,故马虽不忠诚、不负责,但由于其婚姻期间跟你共同生活了,这就是她在此婚姻中的本质义务,她已经尽到了主要义务,故原则上得分财产一半;对转移隐匿财产,比现行婚姻法追究(现婚姻法规定此情形是“少分或不分财产”,但实际上执行很困难,故目前普遍认为马得分一半);自己招来经纪人,一面管财一面通奸,给配偶一方造成的损害已经远超出了不忠诚,而是特加的侮辱,违背了一般社会公德,需相当赔偿;同时,王的离婚声明损害了马的名誉,得担责,因此种婚姻中的忠诚本质上不可能是另一方的义务,你却让全世界都知道了,马诉王得支持;涉刑责者属刑法管辖。
  三、如果是协议过渡婚姻,则介于两者之间,可相当比照而得,不详列。财产一项,或马可得20~30%?转移财产、特加侮辱与协议婚姻相同(前者基于财产权保护,后者基于人格平等,不论是何种婚姻)?马诉王呢?
  经过这样的不同类的分别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网民们的愤怒,完全是按照传统婚姻来要求马了,而王马婚,肯定不是传统婚姻,多半是过渡婚(当然要依其双方选择)。照这个标准,在舆论上,马或背了超出的锅,马诉王或是可赢的。然同样,照这个标准,马最多可得2000万~3000万,而不是目前猜测的一半5000万,拿走不商量。涉刑责的仍归刑法。
  5000万与网民高喊的净身出户,这个差距太大了。婚姻法的公平与权威性也因此极大动摇。
  在前引“空床费”的案例中,双轨制也更合理。对传统婚来说,警告无效后,一经诉讼可让对方承受重大代价,从而达到威慑之效。而现行法,基本只对协议婚才有相对合理。
  三、协议过渡婚是双轨制婚姻法的拱顶
  已设置了两大类婚姻,为什么还要另置一小类协议过渡婚姻?这有一个社会学意义上的重要作用。
  照这个双轨制婚姻法,两种婚姻是分道而行的,传统婚姻是中国人心里默认的那种婚姻,协议婚姻则不是,最硬性的区别是前者预期白头到老,后者无此预期,随时可以散伙,各随以相应的权利义务。这样做的好处是阻止后者降低前者的婚姻标准,最大限度地维护婚姻的忠诚、责任和稳定,阻止前者侵占后者的婚姻受保护权,同时新型的婚姻也有权利,体现自由原则。还有一个好处是,基于显然心理,一般人可能不太愿意选择协议婚姻类别,至少不好听,这就使他们被动地“愿意”选择另两种,但同时婚姻自由的权利并没有取消,他们事实上自己限制了自己(由较严的权利义务),但并不能归责于别人,我们发现这正好就是“自律”,用一种技巧的方式在婚姻泛滥的时代达到了康德的理想。但它也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弊端,即总有一部分会选择协议婚姻,既然这种婚姻设定就是随时可以散伙的,他们可能就真的“自暴自弃”了,这个婚姻会死得更快。而在一轨制婚姻法模式中,由于不论实际上是什么样的婚姻,他都戴着同一顶帽子,他拉低了别人的同时,心理上也抬高了自己,不会笼罩在随时散伙的心理预期之中,至于后来婚姻变糟,本能使然,过程可能多少会长一点。站在传统的白头谐老的婚姻观念来看,这一部分婚姻实际被放弃了,置于黑暗之中。但为了保护大多数人的传统婚姻,这种两分的设置又是必须的。这里,中间状态的协议过渡婚姻不可替代的价值就显示出来。
  过渡婚最重要的作用是,在协议婚这一大类别中,保留了婚姻也可以美满、温情的预期,虽然要努力;而努力-改善的流动变更机制,正是这部新婚姻法的精华所在,而不仅是放任或强行约束。根据概念,协议婚是直接的交换(口头上可以不说,权利义务指向此点),而过渡婚是在交换基础上(开始的事实),愿意向传统婚姻转化(后来的预期,由相应权利义务保证),这就让黑暗领域中的协议婚看到了光明。协议婚,原来是自由而黑暗,现在是自由、黑暗、到光明。它既适合金丝笼那一类人,也适合搬搬床那一类人,对于前者来说,“居上头”的夫婿大多数无疑会倾向选择这一类,由于显然的原因,另一方只会同意不会反对,对于后者来说,虽然由于本能他们愿意搬搬床,但一辈子都搬搬床总是不大好,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可能会选择这一类,而一旦选择,他们就会受到较严的权利义务的约束,违背了,也会有比现在明确得多的责任。有了这一明确责任的保障,他们有可能真的变得对婚姻更多忠诚和负责。同时自由权并未取消。
  设置了这一过渡婚,仍然选择协议婚的那些人,就是在美满婚姻的意义上真正可以放弃的,那就随他们打他们的丛林战争。正是由于这一部分人,才使传统婚姻受到最早的冲击的。但双轨制已将他们的冲击隔离开。
  如上分析,可以看出,双轨制婚姻法是一个有用的框架,认可开放婚姻的同时,大大保护了传统婚姻,但也有其弊端,协议过渡婚则最大程度地矫正了此弊。故这一框架的拱顶在协议过渡婚。
  双轨制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基石政策,沿海-内地,民营-国营,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都是直接的法理依据。从国际上看,美国各洲的法律也是不同的,并不妨碍法律制度的统一。双轨制的法理基础,此举其大要,另文再论。

 

分享到:

上一篇: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数额标准确定

下一篇: 也谈《利用支付服务平台漏洞套取银行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