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阅读陈独秀传札记(4)

 阅读陈独秀传札记(4) 作者:陈明远 

 
  两处均指出:“三十年代王明、康生诬其为日寇汉奸,亦非事实”。
  依我看,这个更正还是若明若暗,避重就轻。明处:否定了陈独秀是汉奸的事实。暗处:把责任推给了王明和康生——两位在党史中被戴了帽子的反面人物,而党的责任却抖落得一干二净!当年有一封9位社会贤达呼吁信中称:“中共今日的政治道德系建立于阴谋诡计及造谣欺骗之上,这给中国共产党党员诸君一个反省的良机”
  可悲的是,当年中共没有利用这个良机反省自己;1949年后,仍然没有;1979年拨乱反正,还是没有;至今日,党史中未见对陈独秀名正言顺的平反昭雪。
  良机一失再失。不知历史留给中共的,还有多少良机!
  我还是不明白,为何一个已经戳破的谎言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中,真相全失?
  任著、唐著都提到一个事实:因汉奸事件对中共道德形象和抗日统一战线犹为不利,周恩来做了大量工作,以消除负面影响。然,周恩来的工作多在私下进行。当事件偃旗息鼓后,中共始终没有一个权威人物公开出面驳斥王明、康生的诬陷之词。此事“就这样马马虎虎、糊里糊涂地过去了。而陈独秀究竟是不是汉奸则成了一桩悬案”。
  了解并参与处理此案的中共领导人不仅是周恩来,还有叶剑英、博古、董必武等,毛泽东也不会不知。可见中共没有在当时做出一个对历史负责的结论不是王明、康生个人的问题。
  1949年中共掌权后,完全有条件为此事件做一个实事求是的结论,谎言为何又说了30年?谎言究竟是怎样写入正史的?其中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历史原因?哪些值得汲取的历史教训?而中共1938年之后的历史上所发生的几起冤案,如湖西事件、俞秀松案、王实味案等是否与此谎言未除有关?
  难怪陈独秀说:“真使我莫名其妙!”
  王著认为:汉奸恶名“是陈独秀的奇耻大辱”,“连被宙斯陷害而锁在高加索山上达三万年的普罗米修斯也未曾受过的耻辱!”
  此言我只同意一半。我认为,这个耻辱与其说是陈独秀的,不如说是中共的。这个耻辱在陈个人的生命史上,只是暂时的胯下之辱,最终陈以他的坦荡,堂堂正正地立于历史的光荣中。
  正如陈独秀在一封信中写到:“我在社会上,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社会自有公评,他们无情理的造谣中伤,于我无损,只是他们自爆其丑陋而已。”
  从“汉奸事件”,又想到一件事:凡在大陆的公开出版物、展览及新落成的陈独秀墓园,都将毛1945年对陈独秀的评价置于视觉冲击最强烈之处。(略)
  有一种解释:在大陆公开的名正言顺的恢复陈独秀历史地位,时机未到,需要政治上的保护色,毛的语录可充当这个作用。
  我注意到,毛的这段话是在1945年4月21日中共七大预备会上讲的,公开发表在《人民日报》的时间是1981年7月17日。(《世纪》2002年9期,唐宝林文《中国学术界为陈独秀正名纪事》)
  怎么会隔了40年?期间,“1951年出版的由毛泽东亲自审定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有一条注释完全重复王明、康生对陈独秀的诬陷”。为何?需要追究。
  我期待着一个更大的进步:毛的这段语录,不再充当保护色,而是一个追究系统的起点,谎言是怎样被确定在历史叙述中的。
  三个有待深入研讨的问题:
  偶翻一本关于傅斯年的书,傅斯年认为:“陈独秀对于现代中国的伟大贡献在于其鼓吹中国的伦理革命。”尽管傅并不认为,陈独秀在五四时期所倡导的“兽性主义”是未来中国可供选择的出路,但傅和陈独秀一样都相信,“过度强调人性主义已经使中国成为一个堕落衰弱的民族”。他们共同呼吁“消除中华民族的内省传统”,主张中国人“需要发展一套规则体系来限制和规范自己的行为,这种限制和规范又有助于创造一个文明的社会”。陈在此所思所虑及其影响力,有待细细考虑。
  陈独秀在五四时期首倡民主与科学,目前,研究其民主思想较多,研究其科学主张较少。对于中国而言,科学的发展似乎总是置于政治和意识形态之下,属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而科学精神,在五四之后几乎被遗忘。进入19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重提科学精神,再次启蒙了一代人,至互联网时代之后,科学技术转变为一种强大的推动力,中国的民主进程由此被推进。科学精神,科学技术是怎样在近代100多年间缓慢地改造着我们的生活和内心?先要问问前辈陈独秀!
  1949年中共的胜利,或曰毛思想的胜利对学术研究的意义是负面的。凡在这个“胜利”的标准下被判为反面人物的,均盖棺定论,不再探究。于是,陈独秀作为反面人物被封存,反对陈同时也反对中共的人物亦封存起来。在陈独秀与同代人物比较研究的领域,还是空白。如:陈独秀与胡适,陈独秀与傅斯年,陈独秀与张东荪,他们之间的思想交流和交锋会给陈独秀研究带来更丰富的课题。
  我在《炎黄春秋》上读过一篇关于陈独秀与李汉俊的回忆文章,深感陈在中共建党初期与党内各种思想的分歧亦有待挖掘。
  唐宝林、任建树、王观泉三位前辈在打开陈独秀研究禁区的路上艰辛地完成了他们的著作,我在敬重之余,难道不该做些什么?
 
  段跃谨识
 
来源: 共识网 | 来源日期:2013-2-21 | 责任编辑:王科力  
 
分享到:

上一篇:阅读陈独秀传札记(3)

下一篇: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立案标准和犯罪构成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